首页 > 特色产业 > 正文

【独家】《活该为你动了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x

发布日期:2019-10-08 12:58:45 来源:银川农业资讯网

  关注微信公众号:幻神小说,回复书号:961即可阅读全文

  《活该为你动了情》小说主人公:叶梓潼|慕兆丰

  《活该为你动了情》小说简介:三年婚姻,被不孕终结,老公出轨,小三挺着大肚子逼宫,被净身出户后……

  活该为你动了情》精彩试读

  第二十三章,打架

  话音落下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冷清的声音响起,“刘少好兴致!”

  那个声音是那样的熟悉,叶梓潼晕沉沉的看向门口,慕兆丰一身黑衣表情冷峻的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切。

  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那张熟悉的脸上带着冷清的笑容,他就那样高高在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情绪。

  叶梓潼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宁愿被轮了也不要让这个男人看见她如此狼狈的样子。

  “慕总!”刘少没有想到慕兆丰会突然过来,他脸上带了讨好的笑容。“怎么把你给惊动了?”

  “这是我的地盘!”慕兆丰淡淡的开口,“在我的地盘上闹事,刘少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

  慕兆丰性子冷清,从来不喜欢管闲事,从前他也曾在他面前侮辱过别的女人,没有见他出过头,今天怎么想起来过问了,难道他认识这女人?刘少下意识的看了下叶梓潼,“慕总认识她?”

  “不认识!”冷漠的声音。

  刘少松了口气,“这女人不识好歹竟然敢对我动手,我得教训下她!”

  “你要教训谁不关我的事情,不过不要在我的地盘闹事!”慕兆丰加重了语气。

  刘少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善,他虽然横行霸道,但是很清楚慕兆丰可不是他能惹的,于是不甘心的瞪着叶梓潼,“今天就先饶过你,下次要再撞到我枪口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刘少和两个手下骂骂咧咧的离开了,慕兆丰面无表情的看着衣衫不整狼狈不堪的叶梓潼,“刘少已经放过你了,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叶梓潼没有说话狼狈的整理着被撕破的衣服,却顾前不顾尾,她放弃整理,擦了下嘴唇的血迹就往外走,走到慕兆丰身边时候他冷漠的又说了一句,“做人要有自知自明,勾引男人也得看看对方身份不要赔了夫人又折兵,希望你好自为之!”

  听着那声音里的淡漠,叶梓潼突然觉得一股怒气从心底升起来,扬手就是一记耳光,慕兆丰做梦也没有想到叶梓潼会动手打他完全没有丝毫的闪躲.……

  这记耳光打得严严实实的,叶梓潼自己手都感觉到了疼痛,她打完就走,慕兆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这就想走?”

  “放手!”

  脸上火辣辣的疼,慕兆丰气得嘴唇直哆嗦,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恩将仇报!是吃定他不敢怎么对她吗?她还真是太高看自己了,他用力把她拉到怀里,伸手握住她的下巴,四目相对,叶梓潼的眼睛里满是恨意,那恨意刺激着慕兆丰。

  她竟然敢恨他!她有什么脸恨他?

  慕兆丰手下用力,叶梓潼的下巴上一片青紫,她忍住痛就是不啃声,脚却不停的去踢他的腿,接连接下重踢,慕兆丰也不好受,但是却半点放开她的打算都没有。

  “哟!这是唱的哪出?”秦韶阳嬉皮笑脸的出现在他们旁边。他酒喝太多有些头昏眼花的,见叶梓潼久不回来有些担心赶紧出来看看,一路寻过来没有看见叶梓潼,却看到慕兆丰搂着一个女人很暧昧的站在那边,于是出声调侃。

  说话间秦韶阳走到了他们身边,看清慕兆丰搂着的是叶梓潼,他的脸色变了,“姓慕的,你敢动我女人!”

  说着话对准慕兆丰就是一拳,秦韶阳喝得有些高,不过打人丝毫不含糊,慕兆丰疼得龇牙咧嘴,不过最让他来气的是秦韶阳说的那句你敢动我女人,这句话听在慕兆丰耳朵里比打他还难过,他放开叶梓潼回头对着秦韶阳就是一拳。

  韶阳被他打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叶梓潼见状赶紧伸手扶住秦韶阳,都是有身份的人,这一人一拳你来我往也就算了。

  可是秦韶阳看见叶梓潼身上被撕烂的衣服和嘴角青紫的痕迹时候脸色变了,以为是慕兆丰干的,他马上脱下衣服披在叶梓潼的身上,然后回头对着慕兆丰又是一拳。

  嘴里骂道:“姓慕的,你他妈的打她?老子都不舍得碰她一下,你竟然打她!”

  慕兆丰又还了他一拳,秦韶阳也不顾什么身份了,扑过去雨点般的拳头对准慕兆丰就开打,慕兆丰哪里肯让,两人纠缠在一起。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包厢里的人,全部出来看热闹,慕兆丰的特助刘建和张锋也赶来了,看见眼前的这一切马上上前分开他们。

  拳脚不长眼,秦韶阳和慕兆丰都破相了,看起来狼狈不堪,张锋扶着秦韶昆明主治癫痫的医院阳,“秦总你没有事情吧?”

  “没有,我能有什么事情?”秦韶阳冷笑,“姓慕的,改天咱们再练练,这仇我一定报回来。”

  “奉陪到底!”慕兆丰也不解释。

  秦韶阳虽然说没有事情,但是叶梓潼刚刚看得很清楚,他和慕兆丰打架时候明显的吃亏,毕竟他喝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从前很讨厌很讨厌秦韶阳的,可是今天晚上在他脱下衣服披在她身上时候,她突然发现秦韶阳其实一点也不讨厌。

  慕兆丰沉着脸坐在包厢里,他的嘴角被秦韶阳打破了,脸上有清晰的指印,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刘建命人给他找来治伤的药物,“慕总,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这点小伤算什么!”慕兆丰咬牙切齿的,和他心里的伤比起来,这点伤完全不算什么啊。

  想起叶梓潼扶着秦韶阳离开的情形,他忍不住爆粗口,“奸夫淫妇,活脱脱的奸夫淫妇!”

  “当时那种情况秦少不了解,以为你欺负夫人。”刘建解释。

  “夫人?什么夫人?”慕兆丰对着刘建吼,“我和那个女人早就离婚了你不知道吗?她是你哪门子的夫人?”

  “是我口误。”刘建忙承认自己的错误,然后又加一句,“叶小姐嘴角流血,那刘少真他妈的狠!”

  “王八蛋!敢在我地盘上面闹事,看我怎么收拾他!”慕兆丰想起叶梓潼嘴角的血迹。

  他去得晚了一步,秦韶阳今天晚上有句话说对了,老子都舍不得碰她一下,你他妈的凭什么动她!他眼睛里闪过阴冷之色,“找个合适的机会让人去打断他的狗腿!顺便断了他的爪子!”

  刘建应了一声,他心里明镜似的,慕兆丰收拾刘少可和闹事没有丝毫的关系,从前刘少就曾在这里闹过事,也没有见他这么生气。

  刘建在心里替刘少惋惜,他要是知道一巴掌就让自己断一只手一条腿,肯定怎么也不会动手的。

  回去的路上秦韶阳终于弄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原来是他误会了慕兆丰,欺负叶梓潼的另有其人。

  张锋埋怨他,“秦总你也不问清楚就动手,慕兆丰在这南城可是不是一般的人,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把人得罪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秦韶阳不以为然,“那姓慕的我看着就不是东西,再来一次我还揍他!”

  张锋深知秦韶阳的性子,吃软不吃硬,只好放弃劝说。

  把叶梓潼送回家后秦韶阳和张锋返回,在路上秦韶阳吩咐刘健,“你找几个人,把那姓刘的放放血。”

  “秦总,那刘少是刘局的儿子,现在我们有事情要求着刘局,这事情是不是缓缓再说?”

  “怕姓刘的给我们小鞋穿?”秦韶阳冷笑一声,“我告诉你,经过今天晚上的观察,我是看出来了,那个姓刘的滑得像泥鳅,他压根不会和我们一条心。”

  “就算他不和我们一条心,我们也不能得罪他,毕竟在这南城,以后打交道的机会多了去了。”

  “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秦韶阳反问,刘健一下子不做声了。他太原癫痫病正规医院怎么会不清楚他的为人,跟着他三年,他可是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个嬉皮笑脸花名在外的大少爷的。

  在秦家他是最无害的一个,可是却又是任何人都不敢惹的一个。

  “你马上准备一份大礼送给姓刘的,我这人喜欢斩草除根,既然要动他儿子,自然不会让老子留在这个位置上给我添堵!”

  看着秦韶阳阴冷的表情,张锋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刘少和刘局这次死定了!

  叶梓潼去了医院,舅舅叶国军看见她嘴角乌青吓一跳:“这是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碰了一下!”叶梓潼挤出一个笑容,“舅舅,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医院花费大,我的情况医生说恢复得很好,我想明天出院,回家修养。”

  叶国军这是怕住院花费钱,叶梓潼心里酸楚,“我们不出院,再住几天,等你身体完全恢复了我们再出院。”

  微微的叹口气,她挤出一个笑容:“放心吧,等您身体好一些,等我多赚点钱我就把他接回来,到时候我们离开南城,去别的城市生活。”

  “舅舅你不用担心钱,我有钱!秦总给我得工资很高的。”

  “秦韶阳对你是不错,可是潼潼你现在不是一个人,除了舅舅这个累赘你还有孩子要照顾,乐乐一天天长大了,你总不能一直把他放在唐嘉庚身旁吧?儿子需要母爱。”

  乐乐两个字让叶梓潼神色黯淡下来,是啊,她还有儿子,总不能一辈子把儿子交给唐嘉庚照顾吧?

  到乐乐叶梓潼发现自己好几天没有给儿子打电话了,她拿起手机马上给儿子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乐乐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妈妈!”

  “乐乐!现在在干嘛?”

  “在和唐叔叔吃饭呢,妈妈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了宝贝!”

  “我很乖,没有打搅唐叔叔做事情,就是想妈妈,妈妈你找到爸爸了?对了妈妈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还没有呢。过一段时间妈妈去接你好吗,现在舅爷爷生病了,等舅爷爷身体好了妈妈就去接你好不好?”

  “好!妈妈,唐叔叔也想你了!”随着乐乐奶声奶气的声音落下,电话里传来唐嘉庚的声音:“潼潼,你舅舅生病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有一段时间了,现在已经做了手术很快恢复了。”

  “你怎么不告诉我?”唐嘉庚埋怨。

  “我想着你忙….现在舅舅已经没有事情了,不用担心。”

  “那就好,需要钱吗?我给你转账?”

  “不用,我有钱。”

  “秦韶阳对你还好吧?”唐嘉庚又问。

  “还好,秦总对我很好!”

  “韶阳就是大少爷脾气太重,他是一个好人,以后你就会知道的。”

  “嗯,我知道!”

  “工作的事情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唐嘉庚劝慰,“如果不行就回来,我这里随时对你敞开大门。”

  “我知道。”叶梓潼深深的叹气,“唐嘉庚.…”

  “怎么了?”

  她本来准备想告诉唐嘉庚慕兆丰的事情,想了想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下了,“没有什么,辛苦你了!”

  “不辛苦,你知道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男人的声音深沉带着磁力,叶梓潼脸上浮现一抹苦笑,她这辈子注定是要欠唐嘉庚许多许多了。

  次日早上叶梓潼嘴角乌青的去了公司,秦韶阳的嘴角也是乌青,两人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气氛一下子比从前好了许多。

  中午吃饭的时候秦韶阳带着叶梓潼去了最近的一家餐厅,这家餐厅主打粤菜,叶梓潼在心里嘀咕,秦韶阳不是不喜欢粤菜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两人坐下还没有点菜,一个声音就过来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叶梓潼看过去见刘少带着两个男人虎视耽眺的盯着她和秦韶阳,秦韶阳虽然刚到南城,但是对南城的情况早就抹得很清楚,看见刘少他一眼就认出来了。于是冷笑一声,“你漏说了一句,得来全不费工夫!”

  “先把这小子给教训一顿!”刘少命令两个跟班。

  两个跟班得令直扑过来,本来以为可以很轻松解决的,却没有想到几个回合被秦韶阳打得灰头鼠脸的。

  秦韶阳放倒两个跟班直扑刘少,刘少慌了,“知道我是谁吗?我爸是城建的刘局长,你要是敢动我,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回答他的只有呼呼的拳脚招呼,刘少被打得鼻青脸肿,餐厅服务员看见打架马上报了警,警察很快赶来了。

  几人一起被带到了警察局,秦韶阳一直很淡定,刘少却是嚣张惯了的,在警察局里也是一副横样,“小子,你等着出去我就弄死你!”

  秦韶阳和刘少打架进警局的事情刘建马上就报告给了慕兆丰,“秦韶阳的特助一大早还去拜访了刘家,怎么中午就打架?难道他不想要城建那块肉了?”

  慕兆丰闻言一愣,“这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你盯紧点!”

  刘局听说儿子被打也急匆匆的赶到了警局,看见和儿子打架的人是秦韶阳,他吃了一惊。

  看见刘局来了,秦韶阳马上改变了态度,低声下气的道歉,还提到了赔偿,刘少看见秦韶阳那副怂样别提多开心了。

  刘局儿子鼻青脸肿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气愤了,姓秦的想要城建那块肉做梦去吧,不过这事情不能这样算,少不得要敲他一笔,让秦韶阳大出血一把,还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心里这样计划着,晚上秦韶阳的特助就上门来了,态度极好的道歉,还叫人搬了几个箱子进来。

  张锋离开后刘局和老婆打开箱子,几个箱子都装满了钱,这几箱千少说也有几百万。

  看来秦韶阳这功夫做得不错,竟然知道他喜欢现金。

  不过他这钱是注定要打水漂了,城建的事情他不会帮他半点的,刘局这边美滋滋的把钱搬进储物室放好,却没有想到他即将面对的是一波大劫难。

  叶梓潼直到在警察局才知道这个姓刘的是刘局的儿子,看见秦韶阳低声下气的道歉,她心里非常的不好受。

  秦韶阳一直在她面前都是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什么时候这样对人低头过,很明白的他这样低声下气是为了城建的事情。

  想到都是因为自己才让秦韶阳受到委屈,叶梓潼心里非常的不好受。

  回到公司后张锋和秦韶阳像往常一样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讨论什么,她平时从来不关心,不过今天却忍不住偷听了一把。

  结果听见秦韶阳让张锋送五百万给刘少压惊,五百万对于叶梓潼来说等于天文数字,想到这么大一笔钱就这样白白的损失了她心里越发的难受起来。

  下班回家也不向往常那样积极,心里想秦韶阳要是想发泄西安治疗癫痫的药有哪些她一定主动送上门。

  不过真是奇怪了,秦韶阳竟然一点不高兴都没有,也没有留下她,看见她慢吞吞的收拾东西还好奇的问她,“你怎么还不走?”

  叶梓潼只好收拾东西回家,走到楼下的时候看见停了一辆奥迪,看见她回来车门突然打开了。

  夏嘉鸿从车上走了下来,“潼潼。”

  “你来干什么?”叶梓潼脸色一冷。

  “你的嘴角怎么了?”夏嘉鸿看见了叶梓潼嘴角的青紫,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是谁打的?”

  “谁打的?刘局的儿子啊?”叶梓潼冷笑。

  “是他打的?这么说今天秦韶阳打他是因为你?”

  “对!”

  未完待续……